第七十二章 再戰

作者:哼哈大王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鳳毒天下:神醫十小姐福晉有喜:爺,求不約快穿之炮灰兇猛魔帝纏身:神醫九小姐神醫凰后重生娘子在種田魅王寵妻:鬼醫紈绔妃天醫鳳九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大明新命記最新章節!

    楊振一聽了這話,連忙接過了李祿手里的東西,那東西,入手有點沉重,怕是有兩三斤重。

    楊振手握木柄,借著李祿窩棚里的桐油燈一看,心里大喜,簡直跟后世他所知道的木柄手榴彈幾乎一模一樣。

    不同的是,后世的木柄手榴彈更輕,而這個更重。

    后世的木柄手榴彈,裝藥的鐵皮彈殼,是圓筒狀的造型,而這一個則是圓球裝的,有點像是小號的震天雷加了個短木柄的感覺。

    與此同時,后世的木柄手榴彈不需要明火,導火索已拉開,就會自燃,可是這一個,導火索也藏在中間有孔洞的木柄里,但是導火索就露在外面,卻需要明火來點燃。

    楊振就著桐油燈的光亮,仔細看了又看,越看越是滿意,當下對李祿說道:“不錯!雖然距離我的設想,還有差距,但基本上差不多了!”

    說到這里,楊振停頓下來,專門看著李祿,對他說道:“一會兒你親自去找王守堂和王煅,就說我對他們搞出來的這個鐵皮手榴彈十分滿意!獎勵給他們一人十兩銀子!叫他們再接再厲!圓球型的,直筒型的,多試試,看看哪個裝藥更多,威力更大!

    “而且你要專門告訴他們,這個手榴彈的鐵殼子,爆炸后形成的碎片越多,它的威力就越大!他們要是弄出了那樣的手榴彈,我一定有重重有賞!”

    楊振的親兵隊長楊占鰲不在眼前,楊振也沒說獎給王守堂父子的二十兩銀子從哪里出,李祿也知道楊振從來不管錢,而且也沒有錢,想來想去,也只能自認“倒霉”了。

    好在,上次離開寧遠的時候,他的開撥銀子也沒花一分,這回夜襲韃子營地之后的收獲里面,也給他分了一部分銀子,加上之前的積蓄,總算還拿的出來這些銀子。

    不過,楊振倒是沒有想到這么多,安排完了這些事情,就帶著嚴三,去了其他的營地巡視,又先后與潘文茂、徐昌永、祖克勇碰了碰面,最后敲定了上岸誘敵并伏擊韃子的各種大小適宜。

    直到月亮高升,夜色如水,楊振才回到自己的窩棚處,躺在蘆葦鋪地的窩棚里,拉過那條破棉被,很快就呼呼大睡了。

    在跟著楊振以前,嚴三還從來沒有這么累過,不過累雖然是累,可也真是夠驚險、夠刺激,也正是男子漢大丈夫該干的事情!

    同樣奔波了一天、勞累了一天的嚴三,眼皮子都要抬不起來了,但是想想這幾天的人生際遇,卻又有一種別樣的滿足感。

    新來的他雖然沒有準備鋪蓋,不過他也不挑不揀,就在楊振窩棚旁邊,臨時找了楊占鰲的破氈毯,躺在一堆溫暖的蘆葦上,躺倒就睡著了。

    時間過得很快,仿佛是剛閉上眼,兩個時辰就過去了,而嚴三也從沉睡中突然驚醒了。

    他掙扎著起來,從地窩棚里探出頭去,看看天空,見月亮似乎已過中天,立刻清醒了過來,簡單收拾了自己的東西,就來叫醒楊振。

    楊占鰲不在,他這個楊振任命的親兵隊副隊長,就要擔起這個責任來了。

    楊振這幾天也累夠嗆,此時睡得深沉,不過因為心里有事,嚴三一叫,他就醒了。

    兩個收拾了東西出來,站在地面上往遠處看,袁進營里靠海的地方,燈火閃爍,顯然已經在準備了。

    李祿營地那里也是難得的燈火通明,已經行動起來了。

    再看近處,腳下不遠的溝壕里,張臣率領的火槍隊左翼,還有張國淦率領的火槍隊右翼,也已經整裝待發了。

    經歷昨夜的夜襲韃子大營,這些人也都得到了鍛煉,上至領隊的副官,下到“棚長”和士卒,都已經知道了楊振的打法。

    特別是經歷了昨天晚上那樣險惡的情景,他們卻沒有死掉一個人,不過是幾個人受了一點兒程度不同的輕傷罷了,使得他們對手中的“魯密銃”是信心大增,知道手中的“魯密銃”值得依靠,連帶著上上下下的膽子也就越發大起來了。

    這一回,大家又知道是伏擊韃子,而且有戰壕和交通壕可以藏身和撤退,所以并不擔心生死的問題。

    唯一讓大家不爽的是,大家藏身的戰壕和撤退的交通壕,還有專門坑韃子戰馬的陷馬坑,甚至包括擲彈兵隊埋設“萬人敵”和龍王炮的坑洞,都需要火槍隊左右翼的士卒們動手去挖。

    為了這個,自己們還不得不半夜三更就出發,連個囫圇覺都睡不成。

    如果不是夜里營中不允許喧嘩,甚至不允許大聲說話,“碎嘴張”張國淦就要把自己心里嘀咕了無數遍的這些話給當眾說出來了。

    楊振看火槍隊這邊兒都準備好了,就讓嚴三打著先遣營的旗幟,去擲彈兵隊的營地傳令集結。

    不大一會功夫,嚴三打著旗幟走在前面,李祿和潘喜各領一支隊伍,往火槍隊左翼的營地方向而來。

    楊振站在壕溝上面,沖著張臣低聲喊了一聲:“出發!”

    張臣隨即躍出壕溝,打出了火槍隊的旗幟,火槍隊左右翼的士卒們,就像是從地下長出來的一樣,一瞬間全都從溝壕里跳上地面,分左右翼,迅速列了兩隊。

    他們跟著張臣和張國淦,而張臣和張國淦跟著楊振,沒有一個人說話,只一路朝袁進營地所在的方向,悄沒聲息地行去。

    而在他們的身后,則跟著同樣悄沒聲息的李祿及其擲彈兵隊左右翼。

    到了袁進的營地附近,袁進趕來見面。

    楊振再見了袁進,兩個人都很有默契,誰也沒有去提此前由張得貴奔走其間、幫忙說和的事情,就像是根本沒有發生過那樣的事情一樣。

    而袁進知道水師營不需要跟從出戰,也了卻了心中憂慮的一件大事,在對待楊振所部主動出擊的問題上,態度重新變得積極起來,跑前跑后,親自幫著指揮聯絡。

    只用了約莫一刻鐘的功夫,眾人就順利完成了登船。

    楊振麾下的火槍隊、擲彈兵隊,本來一共才一百來人,昨夜火槍隊左右翼一直集體行動,除了幾個受傷的,沒有損失一個火槍手。

    可是擲彈兵隊就不同了,六十個人出戰,活著回來的只剩下了四十八個,其中還有幾個帶著輕重不同的傷。

    所以,這一次跟著楊振率先出戰的,包括楊振新收的親兵隊副隊長嚴三,總共才不過八十九個人而已,行動自是非常方便。

    若不是因為需要攜帶的“萬人敵”“龍王炮”“手榴彈”等彈藥較多,這些人根本都用不上十條蜈蚣船,五六只蜈蚣船就足夠了。

    而且這點人馬船只的出行,除了袁進和張得貴跑前跑后并等候送行之外,甚至都沒有驚動到徐昌永和祖克勇所部的沉睡。

    楊振、張臣帶著一個棚的火槍隊士卒,坐在一艘由嚴三親自掌舵的蜈蚣船上,走在最前面。

    此時潮水已經漲到了高位,繞過了沙洲的南端,沙洲與蘆葦蕩之間原本不過兩丈左右寬的水道,如今已是一片汪洋。

    如果不是留下了嚴三領路,單憑楊振自己的記憶,怕是找不到當時西去哨探的那條水道和道路了。

    好在嚴三已經在海上跑了多年,對遼西海岸線上這樣的地形,有著天然的敏銳,由他掌舵帶頭,很快就引領著整個小船隊,乘著漲潮的水勢,準確又快速地沖進了白天他們探索過的那片蘆葦蕩里。

    蘆葦蕩里白天退潮后勉強能夠行船的小河流,此時已經變成了寬大的水道,可以一路往西,深入得更遠了。

    海風和潮涌,再加上槳手們的努力劃槳,使得楊振此行由十艘小船組成的小船隊在蘆葦蕩里行駛得速度飛快。

    蘆葦蕩里的河道上,除了風聲和水聲之外,什么聲音也沒有。

    月光下,廣袤的蘆葦蕩顯得無比幽深、靜謐,既有一種迷人的美,同時又令人望而生畏。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