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咔嚓聲響

作者:火烈蟲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最強反套路系統一念永恒女配師叔修仙路莽荒紀女配重生:紫璃的靈草空間我欲封天極品透視小仙醫三寸人間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天劍嘯最新章節!

    從劍霞谷里面出來,宇文嘯總算是松了口氣,他真怕哪個一不小心被鉆天豹看出了破綻。

    剛才在與鉆天豹的對峙中,他的每根神經都是繃緊的,就是他的內視都是打開的,完全超過眼觀六路耳聽八方的范圍,就是全身毛孔也是張著的,萬一鉆天豹發現了好速度轉移。

    “呼!”

    看著天空中的太陽,宇文嘯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深深地呼了幾口氣,神經慢慢放松下來,不過隨之就是濃濃的疲乏涌上心頭,剛才的一幕甚至于比經歷了一場生死大戰還要累。

    鉆天豹是誰,鉆天豹可是一個和北風尚同時期的能者,它的修為早就超脫了圣者,根本就是一派一門祖宗級別的人,能夠忽悠住這樣一個祖圣,想想全身都是雞皮疙瘩,太可怕了。

    剛才鉆天豹的提醒,他不是不想,實在是沒有底氣在鉆天豹的眼皮底下能夠繼續了。

    “骨碌碌!”

    疲乏過后宇文嘯的肚子再度發出了嚴重的抗議,他都不明白了為什么別人都可以辟谷多日不食,而他別說辟谷了,飯量明顯地比以前大多了,好像胃口突然之間大增了好幾倍。

    沒奈何只能走遠一點找吃的,可能是由于上次宇文嘯和翼蛇王的一戰,鉆天豹鬧出的動靜太大,導致了宇文嘯在方圓十里之內竟然都沒有看到一只飛禽走獸,他的本意是打只野味燒烤喝點酒壓壓驚的,可是硬是沒找到一只野味,沒辦法只得先找點水果墊補墊補了。

    踏著飛天輪飛向了高空,很快就看到了一片紅彤彤的火燒云了,趕過去之后才發現這哪是什么果樹,根本就是一片果園。反手一下,一截樹枝帶著水果就斷掉了,一個飛躍接住。

    “還是洗洗再吃吧!”

    他也不知道是什么水果,反正就是滿滿的毛毛。

    正好不遠處有條小溪在嘩啦啦地流著,看著水中的倒映,宇文嘯竟然有點陌生的感覺。

    或者是以前沒怎么仔細看,又或者沒有心情看,反正今天從水中看到的這個自己似乎有點陌生了,看上去好像成熟了一些,身高好像也比原先高了,就是烏黑的頭發也比以前更加光亮了,還有他的兩只眼睛更加有神了,臉上的青澀基本上看不到了,兩道眉毛筆直中帶有淡淡的英氣,皮膚應該也比從前更加繃緊了,渾身的肌肉都結實了,整個更有男子漢氣概了。

    “嘿嘿嘿!”

    看到這個變化中的自己,宇文嘯微微一個微笑,這說明他在慢慢長大慢慢變得成熟。

    想想以前那個因為靈魂有缺孱弱到幾乎病態的自己,他眼神中不由地流出了一絲過往。

    現在靈魂有缺的問題基本上已經解決了,雖然不知道體內被神秘人種下的一魄到底是好事還是壞事,但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好事明顯要大于壞事,至少現在看來還沒有什么問題。

    “咻……”

    一陣風吹過,宇文嘯回到了現實中來,再次看了看水中的那個自己,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骨碌碌!”

    宇文嘯的肚子再次發出了嚴重的抗議,同時他的眼前一亮,小溪里竟然發出了一片白

    (本章未完,請翻頁)

    光,一條有成人胳膊那么大的魚翻著身子跳出了水面,也恰恰正好翻到了他的跟前,自投羅網。

    片刻的時間過后,果林里就泛出了濃濃的香味。

    宇文嘯再次拿出了他的燒烤技術,又從冰魄玉笛里拿出了一壇酒,吃得他個不亦樂乎。

    完了完了還美美地睡上一覺,這一覺睡到了大中午。

    再次把剩下的一半魚給燒烤了,沒有喝完的半壇酒還在,就著魚肉又是痛喝了一回。

    可能是長大了,又可能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周圍的李九天林木為丁小虎,動不動就找他喝酒,現在的宇文嘯吃飯的時候總是抿上一口,這慢慢地沒了酒好像吃飯都沒味道了。

    吃飽喝足了看了看天色,還沒到他跟鉆天豹約定的時間,就起身隨處走了走。

    涼爽的秋風帶來陣陣的香味,這里不比云盤山圣元宮,即便是在大中午的已然有了秋天的瑟瑟寒意,一旁的樹葉有的已經泛黃隨風飄落了,就連小溪旁邊的青草也泛出了黃意。

    感受了一些秋天的景色,宇文嘯鼻間有淡淡的酸楚。

    他本就不是一個灑脫之人,現在又是這種處境,不但被逐出了云盤山開逐出了圣元宮,先是被秦鳳凰南宮云樸正三人追殺,緊跟著又被一代隱退大能秦柏招呼,他仿佛意識到了問題的嚴重性,他們好像都想從他身上得到什么東西,他們都認為他身上應該有寶物有機緣。

    不然就憑他一個傻小子,短短時間內怎么可能有現在的成就?

    劍氣二重天地,元珠第一變,獨立畫出五級符文,這哪一項都是讓人瘋狂想不通的。

    這是顯而易見的道理,宇文嘯一想就想明白了。

    別說機緣寶物了,就光光韓兵和林木為兩個名字就已經讓人眼紅了。

    以前他們不敢動他是因為他還是關門弟子,是云盤上的小師叔,但是現在不一樣了,韓兵已經公開把他逐出了云盤山,甚至于到現在為止還沒有看到留在圣元宮的可能性。

    秦柏的出現不可能是一個巧合,很明顯他盯上自己很久了,選擇這個時機出手不是偶然。

    這只是一個秦柏,在云盤山在圣元宮,肯定不止一個秦柏在盯著他了。

    北風尚說得對,那些不世出的老怪物一般情況下是不會出的,要是出來就是一大波的。

    難道仙光的事情已經被傳了出去?

    宇文嘯還是把這個念頭給否定了,就連韓兵林木為兩個都不知道他融入了那抹仙光,別人又怎么會知道呢?那個關頭面對著仙光那么大的誘惑,他之所以不要,一定意義上來說他是不想成為眾矢之的,不想成為別人眼中的研究對象,這完全是北風尚的話提醒了他。

    難道是周鐵山把他身上有劍星草的事情給說了出去?

    看著周鐵山那么一個憨厚的人,不應該會做出恩將仇報的事情。

    但那個樸正明明也很憨厚,不也同樣被南宮云和秦鳳凰給拉到他們的隊伍那邊去了?

    他還想到一個人周亦寒,他的前門師叔,好好的為什么要他留下參加她的什么婚禮?

    而且

    (本章未完,請翻頁)

    剛一出來就被樸正秦鳳凰南宮云給堵住了,這也太有點說不通了。

    反正是宇文嘯把能想到的人能想到問題都想到了,只想到后來他的腦袋都是疼的,靈魂有缺的后遺癥再次被他給激發了出來,一陣的頭暈目眩,還好只是短暫的時間就過去了。

    “呼……”

    宇文嘯再次呼出了一口長長的氣息,跑到河邊洗了一把臉,頭疼的問題在緩緩中散去。

    “時間還早,再睡會好了!”

    躺下后的宇文嘯還真睡著了,似乎還做了一個惡夢,夢到了他被圣元宮一位不世出的老怪物直接捉住煉藥去了,直到后來把他的仙光也練了出來,他整個成了老妖怪的一副良藥。

    “啊……”

    宇文嘯從噩夢中被驚醒,不知不覺中他竟然出了一身汗水,就連衣服好像也濕透了。

    再次來到溪邊洗了把臉,一陣風吹過一股淡淡的冰涼,急忙從冰魄玉笛里拿出了一件衣服換上,同時看到了丁小虎送給他的那個水晶球圖書館了,還有一大堆的東西在那兒。

    反正時間還早,宇文嘯就把水晶球圖書館打開看了,也是一種消磨時間的方式。

    他再也不敢睡了,生怕再夢到哪個老怪物把他給煉藥了。

    看到后來他幾近癡迷的程度,重點就是云盤上的符文。

    在云盤山仙女峰一役過后,宇文嘯就深深地認可了符文之術,王海布置出的天眼更是讓他大喜過望,還有韓兵竟然可以利用符文把地煞之氣引流到自己的身上,整個就是一損耗不完的真氣來源,這種種都震驚了宇文嘯的神經,讓他對云盤山的符文再度有了新的認識。

    “天鵬箭羽?”

    想到了地煞之氣加身,宇文嘯自然想到了林木為的天靈弓,想到了林木為的天鵬箭羽。

    腦海中激冷冷一個閃動,剛才在冰魄玉笛里他好像看到了一把弓還有一根箭。

    急忙打開冰魄玉笛查看,果然在一個角落里他發現了一把弓和一根箭,這讓宇文嘯深深地震驚,韓兵的弓和箭怎么平白無故地到了他的冰魄玉笛里?拿出了弓和箭,揉亮了眼睛反復觀看,再加以聯想當時的景況,他最終確定這就是天靈弓和天鵬箭羽,怎么回事?

    宇文嘯再度陷入了一陣的迷惘當中。

    韓兵的貼身至寶竟然無緣無故地跑到了他的冰魄玉笛里,這想想都不可思議。

    “不對,這不是天靈弓和天鵬箭羽!”

    宇文嘯在第十次查看的時候,他發現了不同之處,天靈弓和天鵬箭羽都是金色的,而他的這把弓和劍羽竟然是黑色的,烏漆嘛黑的泛著濃濃的黑光,只有一個可能這就是秦長老送給他冰魄玉笛的時候留下的,或許他不知道,又或許他是故意留下送給自己的。

    這個想法雖然不是很確定,但是宇文嘯還是選擇了相信,其實就是一種自我的安慰。

    “咔嚓!”

    找到合理安慰理由的宇文嘯,突然感覺到靈宮里有個東西碎裂了,咔嚓得他的心噗通一下,臉上泛出了濃濃的煞白,一臉惶恐地不知如何是好,就連內視他也忘記了打開。

    (本章完)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