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6章:補上一刀

作者:九界第一少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飛劍問道圣墟龍王傳說元尊斗羅大陸3龍王傳說逆天九小姐:帝尊,別跑!不朽凡人雪鷹領主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修仙狂少最新章節!

    韓斌的聲音回蕩在陣法內,凡是聽到聲音的魔妖,無不覺得身體一顫,后背發涼。

    下一刻,魔妖想到了什么,忙施展法術,想要離開這片山脈。他們剛飛到三丈高,便有一股無形的力量出現,將他們的身體反彈而下。接著,陣法完全開啟,周圍的樹林消失不見,無數個錯綜復雜的陣法通道出現在視線中,通道內散發著死亡的氣息,沒有人知道通向哪里。

    鎖天困仙陣快速的運轉,將所有的魔妖隔離開來,韓斌身體如鬼魅一般閃動,轉眼間便來到一只地靈期修為的魔妖身前。絕殺劍呼嘯而出,快速閃電一般飛向那名魔妖。同境界下,韓斌幾乎是無敵的存在,輕松的將魔妖擊殺,并收下了他們的靈魂,打入天殺劍內,成為器魂。

    韓斌不斷的在大陣內閃動,每出現一次,便有一只地靈期修為的魔妖被擊殺。這些低階魔妖在韓斌面前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所有魔妖都是一擊必殺。短短半個時辰,四十多個地靈期大圓滿的魔妖,便被韓斌殺死。

    接下來的時間,韓斌把目標鎖定在天光期魔妖的身上。這些魔妖縱然有些能力,其修為卻無法同獨狼相比。雖然對付起來有些困難,但對于韓斌來說,只是多費一些功夫罷了。韓斌控制絕殺劍攻擊的同時,又讓幾只把天殺劍從側面擊殺。如此強大的攻擊下,魔妖只能勉強的抵擋幾次,便被絕殺劍洞穿丹田。

    鎖天困仙陣內,韓斌仿佛成了死神,不斷的收割著魔妖的生命。

    大約殺了十多只天光期魔妖,陣法突然晃動起來,接著便聽到獅狼的怒吼聲傳來,“人類,想不到你竟然學會了上古時期的陣法,可即使如此,你覺得能困的住我嗎?”他的聲音內蘊含著龐大的攻擊力,陣法晃動的速度越來越快,眼看就要奔潰。

    韓斌臉色一沉,放棄繼續擊殺魔妖。他一拍腰間的儲物袋,拿出十多枚陣石,打入鎖天困仙陣內。陣法的加入,大陣晃動的速度慢了下來,最終恢復了平靜。可就在這個時候,獅狼又是一陣怒吼,大陣再次晃動起來。雖然沒有剛才晃動的那般強烈,但一直這樣攻擊下去,陣法遲早要奔潰。

    這些念頭在韓斌腦海中快速閃過,他目光一凝,心里有了主意。想要將所有的魔妖一網打盡,只有一個辦法,那就是先殺死獅狼。韓斌神識一動,瞬間覆蓋了整個大陣,尋找獅狼所在的位置,最終發現獅狼在最南方的一個通道內。

    獅狼并沒有呆在通道中,而是以極快的速度向前方跑去,穿過一個又一個通道,而他奔跑的方向正是陣眼的所在的地方。由此可以看去,獅狼不但了解這個陣法,還知道如何破解,一旦讓他找到陣眼,并施展天賦神通強行破除,那就危險了。

    韓斌時間有限,身影憑空消失,下一刻出現在獅狼的面前。

    獅狼奔跑的身體停了下來,他看著三丈外的韓斌,怒聲道:“人類,我族很久沒有死過這么多了,你是第一個做到的,也是最后一個。”他突然張大大嘴,口中發出一陣古怪的聲音,聲音不大,卻蘊含著穿透的力量,瞬間進入韓斌的體內,直奔元神而去。

    聲音進入體內的一瞬間,韓斌清晰的感覺到,這股能量內蘊含了毀滅靈魂的力量,一旦進入元神,后果不堪設想。韓斌臉色一沉,忙凝聚體內所有的靈力,來到元神周圍,將元神包裹在其中,全力抵擋。

    那股能量不斷的沖擊著元神周圍的防御,每沖擊一下,元神就顫抖一次。

    韓斌只覺得喉嚨一甜,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忙從儲物袋內儲物一滴星空淚,吞服而下。星空淚化為純凈的靈力,凝聚在元神周圍,繼續抵擋。不知道抵擋了多長時間,當靈力近乎枯竭之時,那股能量才徹底的消散。

    韓斌暗暗松了一口氣,再次吞下一滴星空淚,快速恢復著體內消耗的靈力。

    三丈外,獅狼瞪大了眼睛,難以置信道:“不可能,你一個地靈期的修士,怎么可能抵擋住獅吼……”忽地,他想起韓斌剛才服用了什么,恍然道:“我知道了,你剛才服用的東西,應該就是傳說中,瞬間恢復能量的星空淚。可惜,你即使有這樣的寶貝,今天還是要死……”

    話落,獅狼再次張開大口,準備繼續施展天賦神通。

    韓斌眉頭一緊,一拍腰間的儲物袋,祭出當初從王石那里得到的遮天網。這件寶貝,他一直沒有使用,就是不知道真假,也不知道操控的法決。此刻祭出,韓斌就是想看看,遮天網是否真的,有沒有強大的神通。

    遮天網呼嘯一聲,飛到獅狼的身前。

    韓斌神識一動,遮天網再他的控制下,瞬間放大,而后罩在獅狼的身上,將他緊緊地包裹在其中。而后,遮天網不斷的收縮,越來越小。龐大的力量下,獅狼張大的嘴巴不得不閉合,全力抵擋著遮天網的收縮。

    這一幕并沒有維持多久,只聽啪嗒一聲,遮天網奔潰,化為無數道巴掌大小的黑色網線,掉落在地上。獅狼冷哼一聲,眼中不屑之色一閃過,冷笑道:“小子,我還以為你真的有上古法寶呢!沒想到只是一個仿制品,難道你覺得這樣的破爛能傷到我嗎?”

    獅狼對著地面就是一拳,龐大的力量瞬間化為一道長劍,以驚人的速度向韓斌飛去,大有一擊之下將韓斌擊殺的趨勢。對于這道法術的攻擊力,獅狼心里再清楚不過了,最多只能重傷韓斌,卻無法殺死眼前的這個人類。獅狼突然張開大口,發出一聲獅吼,想要利用兩**術的力量,一舉殺死韓斌。

    獅狼的想法雖好,對于一般的地靈期修士來說,或許真的可以做到。

    可是,對于身上有無數法寶的韓斌來說,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

    韓斌神色鎮定,眼中沒有半點擔憂之色。他心念一動,一套銀白色的鎧甲突然出現在他的身上。就在這時,長劍飛了過來,擊在鎧甲上,只聽啪嗒一聲,長劍奔潰。與此同時,獅吼聲也傳了過來,當即被天神鎧甲反彈內大半,剩余的攻擊力已經無法影響到韓斌。

    韓斌低喝一聲,瞬間進入體內的能量化解,而后拍向了腰間的儲物袋。

    此時此刻,獅狼瞪大了眼睛,他做夢也沒有想到,韓斌能抵擋住這兩道攻擊。他的視線落在韓斌身上餓鎧甲上,當他看清鎧甲的樣子,微微一怔,失聲道:“天神鎧甲,傳說中防御第一的天神鎧甲,怎么可能在你的身上?”

    這一瞬間的愣神,幾乎要了獅狼的性命。

    韓斌的手已經落在儲物袋上,只見流光一閃,絕殺劍飛了出來,直奔獅狼飛去。

    獅狼不愧是首領級別的魔妖,不僅修為高,反應速度也快的驚人。他冷哼一聲,不屑道:“真是可笑,難道你覺得一把飛劍就能傷到我嗎?”說著,他突然舉起右手,寬大的手掌快速向絕殺劍抓去,顯然想要將絕殺劍抓入手中后捏爆。

    可是,接下來的一幕,卻讓獅狼做夢也沒有想到。

    獅狼抓向絕殺劍的瞬間,韓斌身前流光不斷閃動,數十把天殺劍同時出現,并以驚人的速度向獅狼飛去。天殺劍的速度難以想象,剎那間便飛過了絕殺劍,擊在獅狼高高舉起的手臂上。只聽叮當一聲,絕殺劍被龐大的力量反彈,掉落在地上。

    再看獅狼被擊中的手臂,只留下一道淺淺的劍痕,并沒有攻破他的防御。

    獅狼冷冷一笑,道:“人類,你去打聽一下,我獅狼的身體防御,整個魔妖世界里,除了神意期強者外,無人能敵。這樣的飛劍,別說一個,就算所有的全部飛來,也休想傷到我……”聽聲音不大,語氣中滿是輕蔑。

    韓斌心念一動,嘴中默念道:“冰火凝聚,萬劍齊發。”

    其余的天殺劍上,突然釋放出龐大的冰靈力和火靈力,兩股不同的能量剛出現,便以驚人的速度融合在一起。原本鋒利的劍身,瞬間變得更為鋒利了,呼嘯一聲,再次向獅狼的手臂飛去。第一把天殺劍同樣沒有攻破獅狼的防御,他的手臂上留下一道拇指大的劍痕,比上一次深了不少。

    一把天殺劍傷不到獅狼,數十把一同攻去呢?

    只見劍光閃動,一把接著一把天殺劍,相繼落在獅狼的身上。

    開始,獅狼還能抵擋,可第五把天殺劍落下之后,就有些抵擋不住了。獅狼身體不斷的向后退去,每退后一步,身體便顫抖一次。幾步下來,獅狼手臂上的防御最終被擊破,絕殺劍刺入肉中,鮮血不斷的流出。

    與此同時,其余的天殺劍,改變飛行的路線,同時刺入獅狼的胸膛。

    “不……”獅狼怒吼一聲,全力抵擋,卻沒有其到太大的作用。

    最后關頭,獅狼保住了丹田。可身體的其余部分,同時被天殺劍洞穿,鮮血直流。

    獅狼臉色蒼白,大口的喘息。他怒視著韓斌,憤懣道:“人類,你要為今天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

    韓斌沒有理會他的話,神識一動,懸浮在空中的絕殺劍,猛然刺向獅狼的丹田。

    獅狼大驚失色,雙手下意識的放在丹田前,做了最后的抵擋。

    絕殺劍斬斷了獅狼幾個手指,卻沒有深入。龐大的攻擊力下,獅狼倒飛而出,重重地撞在一旁的陣法通道上。獅狼的身體反彈在地上,傷口處鮮血正快速流出,一旦流盡,再無回天之術。獅狼的臉色變得十分難看,似乎每呼吸一次,都要用盡全身的力氣。

    通道內流光閃動,所有的飛劍再次飛入半空,擺列成一個大陣,準備繼續攻擊。

    就在這時,通道口人影閃現,一名中年男子緩緩走來。

    獅狼聽到腳步聲,忙轉身看去。當他看到走來的人后,狂喜道:“猿三,你來的正好,快幫我殺了……”

    猿三神色鎮定,看不出他心里在想什么。他幾步走到獅狼的面前,冷笑道:“首領,殺他太難,不如我先幫你補一刀……”說著,他手中流光一閃,憑空多出一把黑色的匕首,猛然向獅狼的丹田處刺去。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