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迦樓羅 (6200兩章合一,今天還有第三更)

作者:陰天神隱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校花的貼身高手美食供應商第一序列官場局中局超級無良學生奪舍之停不下來女總裁的貼身高手女帝的大內總管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怪物被殺就會死最新章節!

    思慮太多,并無任何意義,糾結自己是獸是人,對于孤獨一身生活在昆侖秘境中的人影而言,并無任何意義。

    雖然因為多年來自己獨自一人生活居所的平靜,突然被外來者的造訪打破,導致內心有些慌亂,但它也很清楚,對方說不定才是主人,自己不過是個租客。

    “無論是仙界的遺民,還是黑色巨洞彼端的存在,他們所要的,無非就是這個‘昆侖秘境’中的資源罷了——亦或是說,來往兩界的通道本身。”

    待在自己最熟悉,也是潛意識中最依戀的誕生之所旁,它感覺自己的心靈逐漸從兩種不同來源的黑暗記憶中掙脫而出,金色的雙瞳中有著一絲睿智的靈光閃動,表情也不再迷茫:“同族相殘之事,無論是人是獸,都常有發生,我究竟是哪一方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是否有著價值。”

    血脈中傳承的記憶還有智慧,令人影哪怕沒有他人教導,也有著基礎的思維和邏輯能力,這也是妖獸之道,如何維持族內‘共識’的重要方法。

    哪怕是兩種不同的記憶和傳承經常會沖突,但唯獨增進自己實力這點不會有變化:“生命的價值來源于實力,只要我能保證自己的實力,我的存在便會有價值。”

    如此想著,這個人影背靠巨大的青色寶珠,從脊骨處,有溫潤的力量正在源源不絕地傳遞而來,讓它可以輕松的化為己用。

    人影很清楚,自己就是這顆純青琉璃寶珠的精氣凝結,化生而出,寶珠的破損,正是因為自己的誕生耗去了莫大了精氣。

    而這寶珠昔日的主人,形成這巨大禽山的妖神,在自己血脈的傳承中,有著許多的名字,但是它最出名的名字,是為‘大鵬金翅鳥’。

    又名‘迦樓羅’。

    迦樓羅。這也是它為自己選取的名字。

    自迦樓羅誕生之初,它便背靠寶珠,在沒有食物的情況下,存活過了最初的三年。

    一誕生,迦樓羅便能感受到周圍彌漫的,無處不在但又稀薄的氣,而在懵懂的一歲,它就可以操控它們玩耍,束縛成各種各樣的形狀。

    等到三歲時,它的本能,便令它可以用靈氣在半空中飛行,那時,仿佛天地大氣中的風都在幫助它,而自此之后,它便獲得了自由行動的力量。

    八歲時,在純青寶珠的幫助下,它打破了一層隔閡,心臟逐漸在寶珠靈氣的浸潤下,化作了和寶珠一樣的純青。

    直至今日,在寶珠之力和周圍天地愈發濃郁的靈氣相助下,迦樓羅通體都化作金骨,力量增長到了難以想象的地步,在最近的這么幾年,更是自然而然地可以化作人形,摘取名為瑤池的巨大湖泊旁,那些野生的桃子食用,加速自己的修行。

    感受著自己那連黑色巨洞彼端的聲音都不禁為之贊嘆的力量和天賦,迦樓羅緩緩站起身,它理清了自己的想法和思緒,以及接下來的計劃:“黑色巨洞所說的不能全信,按照它們的說法,仙界的仙神和他們的后裔,都是兇殘貪婪,無所不食的怪物——說的太夸張,太假了,簡直和饕餮一樣,一聽就是謊話。”

    “而且依我的傳承記憶來看,那些精怪巨獸也一樣兇殘的緊,黑洞彼端的聲音也不例外。大家都是活物,根本沒有本質的區別。”

    “巨洞的力量,我要借助,但是我也要找個機會,去接觸那些遺民,看看他們對我究竟是什么態度,又是否知道我真正的來歷。”

    如此想到,迦樓羅下定決心:“時間不多,我的智慧覺醒的太晚……就這樣辦。”

    “找個機會,我要接觸一下那些仙神的后裔。”

    而破敗的宮邸深處,漆黑的洞窟封印所在。

    封印之下的黑色巨洞中,隱隱響起了嘈雜的聲音,那是交錯的心念正在波動。

    “迦樓羅并不是完全地相信我們,至今為止,它連一次開啟封印的嘗試都沒有,哪怕是召喚我界的力量,也只召喚一些弱小的從屬種族過去,從不嘗試召喚任何稍微強大一點的存在。”

    “很正常,無論是天生的神鳥,還是人類的妖神,都不是什么好相與的,祂們的力量,我等血脈中的記憶還很清晰,不能小看任何一方。”

    “倘若迦樓羅自始至終都不愿意倒向我們呢?雖然它很戒備人類,但一樣戒備我們。”

    “倘若神鳥愿意歸入我們,那么族內的神圣血脈又將多出一種,但倘若它不愿意,那很遺憾……畢竟,我們要的只是它。和這昆侖秘境中潛藏的無數血脈罷了。”

    地球,昆侖山脈周邊。

    夜色已深,月光被愈發厚實的陰云籠罩,沉寂的夜空中,只有飄然而落的大雪。風拂過,吹過高原上此起彼伏的牧草,凜冽冰冷。

    西北高原,游牧的牦牛牧場,雪夜中的帳篷剛剛熄燈,頭發斑白的老人哄睡了年幼的孫子,但自己卻沒有絲毫睡意,反而走出帳篷,沉默地看著眼前緊急加蓋,防雪防寒的牧場,抽著煙。

    名叫巴拉的高原老者,年輕時曾經離開過家鄉,帶著幼子幼女前往大城市拼搏發展,打下了一點基礎。

    但待到子女成年,在大城市站穩根腳之時,他又順應國家政策,帶著一大筆資金回到家鄉,領了補助,開設了這么一家牦牛牧場。

    如今,十幾年過去,昔日并不算大的牧場已經成了規模,又雇傭了些許老家人幫手,現在單單是牦牛奶和牛肉的出產,就足以繼續將牧場持續下去,養老且安度晚年。

    本來時間快要近冬,巴拉想要從夏秋牧場轉移到冬春牧場,但因為最近這段時間,官方來了一大群人在山里建設營地,據說是觀測什么靈氣起伏,周圍的勞動力都被雇傭過去幫手,導致轉移過程只能一拖再拖。

    “唉,靈氣復蘇,人老了,反而來了這么大的變動。”

    即便是晚年長居于山間,但高原又不是沒有信號,巴拉仍然保持每天看新聞的習慣,自然知曉靈氣復蘇究竟是怎么回事,他抽著煙,滿是苦惱:“孫子也快是幼兒園的年紀了,老家這邊的學院不是太好,看來又要賣掉一些牦牛,送他去大城市讀書修行才行。”

    “可今年雪下的這么大,這么急,今天下了一天,來不及轉移牧場,這地方的牧草不夠,快要吃完了啊。”

    對于游牧牧場來說,無法及時轉移牧場的后果很嚴重,食物不足的牧畜將會掉膘,也不再產奶,資產價值大大縮水。

    而這些其實都是小事,但更加令巴拉揪心的是,這次大雪來的異常,看樣子會一直下下去,牦牛雖然抗寒,但它們還沒來得及做好相應的準備,這雪一下倘若不停,那不知道會死多少。

    多年的心血,心疼啊!

    大雪不以人心轉移,至少現在不可以。闖蕩這么多年,巴拉自然也是明白這個道理,他抽著煙,壓著心底的焦慮。

    但突然,他聽見了不遠處突然刮起一陣大風,還有一聲牦牛的哀嚎。

    這聲音很響,就像是殺豬一般的叫聲——牦牛就這個聲音。這頓時令巴拉心中一驚,下意識地想要掐滅手中的煙,然后從腰間摸出手電去看看情況。

    但是,還沒等他開始行動,一種無形的戰栗和壓迫,便從靈魂之上蔓延而來,令他難以行動,甚至是大口呼吸。

    靈壓……是電視臺中介紹過的,危險異常生物的靈壓!

    老人屏住了呼吸,他一點一點的縮回帳篷旁邊,然后瞇起眼睛,謹慎的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然后,他便憋住了下意識想要發出的驚呼。

    因為,在風雪之中,有一頭巨大的金雕,正一支爪抓碎了牦牛的腦袋,此時正剖開了牦牛的腹部,大快朵頤內臟。

    一般的金雕,一般也就兩米左右,別說殺牛了,就連羚羊都殺不到,平日狩獵,最多也就殺一殺高原狼,還有其他的一些小動物。

    但是這頭金雕,大的有點過分,它的雙翼展開,起碼七米向上,身高也近乎有一層樓高,而渾身羽翅更是璀璨如金——而這金卻不僅僅只是華美,能從中感受到,這金光閃爍間,帶著一絲堅硬的金屬冷光。

    巨大的金雕帶著一陣惡風而來,它的雙眼閃動著暗紅色的色澤,通體發達的肌肉鼓動,兩只爪子分別將牦牛的頭骨和脊梁骨打碎,然后便輕松的俯身大吃特吃,而周圍的其他牦牛甚至不敢動彈,除卻被殺的那只一開始發出慘叫外,它們連聲音都不敢發出,只能趴下身子,任由對方將自己當做食物來獵食,奉獻出自己的血肉。

    “這是什么怪物……”

    高原上歷來都有崇拜金雕的習俗,這是高原上的神鳥,但是巴拉知道的金雕可和眼前這只巨大的怪鳥可不同,至少金雕不是真的金色啊——能看見這怪鳥巨喙一張一合,頭部一甩,便直接將牦牛的脊梁骨帶著血肉,拔出,然后夾碎吸食骨髓。

    這等力量,哪怕是自己躲在石頭房子中都毫無意義吧。

    而就在這時,巨大的金雕眼珠一轉,看向巴拉老者所在的區域,和他對視——而在與金雕對視的這一瞬間,一種極端的,侵入靈魂的恐懼襲來,巴拉只能憑借自己堅韌的精神強迫自己動起來,一瘸一拐地躲在帳篷后面,當個鴕鳥般瑟瑟發抖。

    不過好在這只金雕似乎并不在意看上去沒多少肉的巴拉——多骨硌牙的人類豈能有牛好吃?人類在這方面還是謙虛點為好。它繼續低頭安靜的吃自己的‘獵物’,而且一頭似乎還不夠,它將一頭牦牛吃了個七七八八后,又殺了另外一頭牦牛,繼續吃了起來。

    “不行,不能就這樣等它吃飽,它吃習慣了,以后天天都會過來吃的!”

    “孫子日后的學費,可都在這些牛身上了!”

    如此想著,或許是因為自己的財產,又或許是終于從靈壓中緩過勁來,巴拉老人的心中鼓起了些許勇氣,他顫抖著掏出自己的收起,然后輸入了一則號碼——最近這段時間,過來告誡過自己的那些官方人員所留下的,緊急求救信號。

    五分鐘之后。

    伴隨著急速鼓動的直升機,以時速接近三百公里的速度轟鳴著靠近,難得大吃一頓的金雕警惕的抬起頭,看向天空中正在急速靠近的‘鋼鐵同類’,它一振翅,便以接近秒速五十米的起步速度直躥高空,發出凄厲的鳴叫,似乎打算宣告這是自己的地盤。

    它的確很強。

    所以,迎接它的,便是秒速三十萬公里的致盲強光手電筒,一發遠遠飛射而來的高威力狙擊弩,一連串的靈力子彈強火力覆蓋,以及一個直接從直升機上一躍而下,如同鐵塔一般的肌肉壯漢!

    嗡!第一瞬間,這金雕就被蘊含著強烈靈光的致盲手電筒晃花了過于敏感的雙眼,整個鳥軀直接墜下,而緊跟著的高威力弩箭更是一箭就射穿了金雕堪比鋼鐵的羽翼,釘住了它的翼骨,而一連串的火力掃射雖然沒有射穿金雕的皮肉,但連續的沖擊就像是一發發重拳,將它打的頭暈目眩,動彈不得。

    一連串的配合過于精妙契合,以至于金雕被徹底打蒙前,還沒有開始戰斗實感:它甚至連誰攻擊它都不知道,因為從一開始它就被致盲了。

    自然界中,可沒有這種攻擊模式呀。

    而最后的必殺,從天而降的持盾壯漢,更是高呼著‘誰把老子踢下來的!?’的憤怒口號,并在隊友‘你自己腳滑別想賴別人!’的回應聲中,扎扎實實的一盾猛擊在了這巨獸的頭頂,將其徹底打的閉過氣去,徹底休克。

    很快,在高原老者巴拉目瞪口呆的注視下,直升機降落,其他三位全副武裝的行動人員迅速躥出,他們扯著一張帶著倒刺電擊器的大網,結結實實地將這只昏迷過去凄慘無比的巨雕綁住,然后捆在直升機的吊艙下,其中一位笑的很有親和力的年輕青年注意到他的存在,然后便快速朝他靠近,然后遞出了一張評分表。

    “西京勤行書院,一號緊急反應小隊為您服務。這次因靈氣猛獸襲擊而遭遇的損失,可以憑借此證前去官方部門依照市價申告補償,請問您對此次服務滿意嗎?滿意請在此處打鉤,謝謝合作~”

    老者巴拉一時間還沒辦法從血腥猛獸片場,過渡到現在這個頗有網店好評味道的場景,看著眼前俊秀青年熱情的笑容,呆愣的老者只能張著口,無聲地點頭,他接過筆,下意識的在所有選項上打了上了代表滿分的紅勾。

    學分到手!青年的笑容更加真摯了。

    “周圍山脈并不太平,如果可以,請不要在周圍久留——倘若還遭遇襲擊,那么不要嘗試抵抗,躲藏起來,撥打我們的急救電話,3~10分鐘之內,必然會有緊急反應小隊抵達——記住,生命最重要。”

    確定打分完畢后,俊秀青年輕輕吐出一口氣,他笑著告誡了一番后,然后便回歸小隊,留下一時間還沒搞清楚究竟發生了什么的老人,登上直升飛機,拖拽著休克的巨禽離開。

    隱約還能聽見,小隊中傳來的抱怨聲。

    “這都第幾頭了?整個西北高原的鳥類靈獸都跑過來了吧?”這是哪個鐵塔一般壯漢的聲音:“我真的是信了學院的話,什么‘可以安心修行一段時間’,這從頭一天開始就根本沒有閑下來過吧?”

    “算這頭,第五頭了,放寬點心,這起碼五個學分呢!而且這些靈獸一路朝著遺跡飛,又不傷人。”那是那個青年的聲音:“而且難得能捕獲這么多靈鳥,也能加深我們的團隊配合能力……最重要的,是有學分啊!”

    而隊伍中的其他兩個人并不說話,冷酷無比,氣質十足。

    ……

    昆侖營地內,聲音嘈雜。

    “學生們的勞動熱情很高,有學分獎勵,哪怕是平時有些喜歡偷懶的,也爆發出了遠超平時的行動能力。”

    “學生年代的熱情呀,想當年,我導師也是用考試加分這事兒騙我們去義務勞動,這次可算是輪到我了。”

    “不要亂說話,這叫做考驗心性!考驗心性的事情,也能叫做騙人去勞動嗎?”

    一時間,營地中充滿了快活的氣氛。

    自從昆侖秘境開啟了縫隙之后,西北地區靈氣部分的相關觀察人員就發現,整個正國西北部,乃至于周邊國家區域內的猛禽靈獸,全部都不約而同地朝著昆侖秘境飛去,與此同時,也有其他靈獸也在朝著昆侖遺跡靠近,只是它們不會飛,機動力較差,故爾暫時沒有抵達警戒范圍內。

    這過于明顯的征兆,以至于失去了猜測和分析的價值,但凡是沒有瞎的人都很清楚,昆侖秘境中,有至少一支‘禽類妖神’的傳承活性化了。

    “來的最快的鳥基本都是金雕,亦或是,有金翅特征的鳥——根據古籍記載……其實也不用古籍,稍微知道一點常識的人都能看出來,秘境中應該有早已失傳的‘金翅大鵬鳥傳承’。”

    大營中,白滄浪的語調充滿喜悅:“而且根據其他來往靠近的靈獸種類來看,昆侖秘境中有著眾多妖神傳承之事,基本可以確定了!擬道再興,便在今朝!”

    “但里面有著其他生命存在,這也是可以確定的,滄浪,不要高興太早。”一位已經老態龍鐘的光頭老者,慢條斯理地說,他是玄武一系,玄家這一代的家主:“仔細想想,傳承都活性化到這個程度了,里面說不定已經有一只活著的大鵬金翅鳥了,實力起碼也有超凡階。至于例子,蘇教授不就是嗎?”

    說到這里時,大營中所有的研究人員都下意識地扭過頭,看向正在一旁吃烤雞的蘇晝。

    “你們什么意思?”畢竟是蘇晝,被十幾個人一齊盯著,一樣能吃得下去,他根本沒有停下進食,只是以靈力震蕩空氣發聲:“為什么全都轉頭看我?”

    之前開啟遺跡滴了一滴血,所以今天他要吃幾倍的量補回來——反正是官方提供食材,不吃白不吃。

    不得不說,這次廚子的確不錯,雞肉美味多汁,入口清爽不膩,他還能再吃10只!

    “金翅鳥日啖龍五百,龍王一頭……”白滄浪咳嗽了一聲,這位白虎家的長發青年解釋道:“雖然那是竺國那邊的傳說,他們那里龍就是蛇,也是娜迦,是翻譯問題……但大鵬金翅鳥是正國本土化的迦樓羅,說不定真的對龍有一定克制。”

    “而之前你進階超凡時,不也吸引了一地龍種嗎?在南海更是召集了一大批海獸,簡直就和龍王一樣……這次昆侖遺跡開啟的異象,估計也是類似的情況,這說明這頭大鵬金翅鳥,起碼有超凡階的實力了,甚至……超凡高階也不是不可能。”

    “要不這樣,蘇教授,進入遺跡的順序,稍微向后調一調如何?”這是白滄浪委婉的建議。

    “你這是看不起我?”這是佯裝發怒的回應。

    雖然大家都知道這是蘇晝開玩笑的回應,但也都清楚蘇晝的意思——很明顯,他還是執意要在第一批次,進入秘境中探索。

    也符合蘇晝年輕氣盛,極其自信的人設,不這么做,反倒不像是他了。

    不過此時,蘇晝倒是在心中頗感興趣的問道:“雅拉雅拉~你說你的血脈是龍蛇的源頭,意思是不是說,克制龍的特攻你吃,克制蛇的你也吃啊?”

    “是又怎么樣?”雅拉有些不爽的回應道:“你不要把這種克屬套在我身上——哪個偉大存在的化身沒吃過癟的?你瞧世界樹的化身,建木被人砍了,九界樹被龍啃了,這都是很正常的衍化。”

    而蘇晝悠悠然的聲音響起:“但我記得,諸界傳說中,都有巨鳥擒蛇的傳說——你是不是真的被吊打過呀?”

    “……”

    雅拉自閉了,但蘇晝也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看來,倘若遺跡內真的有大鵬金翅鳥的話,真的可能會在屬性上有些克制他。

    “問題不大,畢竟我只是有雅拉之血的人類,又不是真的是龍。”

    如此想到,蘇晝心中并沒有半點負擔:“相比起這個,倒不如多思考一下,數日后進入昆侖秘境中時,我怎么才能抓住機會,去看看‘蟠桃’亦或是‘建木’究竟在何方。”

    數日后。

    2015年,10月3日,上午9點15分。

    一共八支第一批進入秘境的隊伍已經準備完畢,在山巔的秘境入口前安靜地等待。

    而天空之上,若隱若現的另一個世界的影像,此時已經近乎真實,正在與地球一方逐漸靠近,似乎即將徹底聯通。

    昆侖秘境,就在眼前。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