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11章 無可替代的食物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山本靜一個星期之后,收到了從新加坡的來信。

    是陳勝己寄給她的。

    她氣得把信和照片一起燒了。

    一個后腦勺和五分之一不到的側顏,怎么算照片?

    而陳勝己居然說不再幫她做事了。

    山本靜被顏老斬斷了觸角,再也不能去新加坡,也不能派人去,如今陳勝己也不與她來往了。

    她在氣炸之余,沒有放棄他,主動寫了一封信。

    她原是很不屑于陳勝己的,如今為了她的兒子和男人,她對陳勝己用了點曖昧的手段,希望能騙取他的信任。

    不成想,那封信石沉大海,再也沒有回應。

    而后她又寫了兩封,同樣沒有回信。

    陳勝己是鐵了心不再幫她了。

    “好,你可別怪我!我收拾不了顏家,還是能收拾你的!”山本靜冷冷想。

    顏愷拿到了網球比賽的冠軍,他的要求是父母帶著他去馬六甲的峭壁上找燕窩,顏子清必須兌現這個承諾。

    “等踩到了燕窩,我可以做燕窩粥給你們吃。”徐歧貞道。

    她眼睛亮亮看著顏子清。

    顏子清就發現,她比較興奮或者期待的時候,眼睛都是很亮的,能照進人的心里。

    雖然有點危險,但顏家的人,怎么能怕危險?

    “你怕高嗎?”顏子清問徐歧貞。

    徐歧貞道:“我什么也不怕。”

    “先別吹牛,咱們找個高樓去試試看。”顏子清道。

    新加坡最高的樓是總督府,一共九層,從上往下看的時候,街上行人和汽車都如螻蟻。

    但總督府不是平常人隨便進出的。

    找總督府的人比較麻煩,雖然也能說得動,還不如去跟司行霈說說,那是一句話的事。

    顏子清去找了司行霈。

    司行霈詫異:“吃飽了撐的,好好日子不過,想要去看高樓?”

    “我們要去馬六甲玩。”顏子清如實道。

    司行霈一聽也來了精神:“這倒是很刺激。”

    顏子清警惕道:“你干嘛?我是帶著兒子和老婆去玩,你拖家帶口礙人眼,討厭不討厭?”

    司行霈白了他一眼:“我為什么要跟你一起去?不能錯開時間,或者錯開地點嗎?”

    顏子清:“......”

    一臉智障的顏子清,半晌說不出話來,只得擺擺手,表示司行霈贏了。

    他們去了高樓往下看,徐歧貞和顏愷仍是很興奮,恨不能拉個繩子下去。

    顏子清雖然沒說什么,也習慣了這樣的高度往下看,卻仍是覺得不太舒服,他不恐高,卻也會像正常人一樣對高處充滿不信任,害怕掉下去粉身碎骨。

    而他的妻子和孩子,都不是正常人。

    確定無礙之后,顏子清帶著徐歧貞和顏愷去馬六甲玩。

    他們采了很多的野生燕窩,也遇到了采燕窩的人。

    顏子清知道他們被當地一家收貨商盤剝得很厲害,連二十分之一的利潤也拿不到,就有點不高興。

    他雖然沒有多管閑事,卻也去了解了下,發現當地是幫會控制的。

    后來,他吞并了那個小幫會,趕走了馬來人,自己控制了馬六甲的野生燕窩市場,時常會拿些極品血燕給徐歧貞。

    徐歧貞就把這種昂貴至極的東西,放在自己的餐廳里,價格仍是不變。

    這為徐歧貞的餐廳再次打開了一點局面,不少貴婦為了吃燕窩,天天預約,徐歧貞有了十幾位固定的客人。

    徐歧貞沒有跟顏子清道謝,只是多給他做了好幾樣菜,翻了花樣。

    “這是我自創的金錢魚肚,做了點改進,你嘗嘗看。”徐歧貞端了菜給她丈夫和公公。

    顏老很喜歡。

    顏子清就說她:“以后回家讓廚娘做好了,你忙了一天不累嗎?”

    她也不是每天都做。

    餐廳就每天中午和晚上各十五桌生意,坐起來很輕松的,不到兩個小時就能全部做完。

    每天加起來有四個小時的忙碌,對徐歧貞而言是很好的,就當鍛煉身體了。

    “如果太累了就不做,不累的話就改善下大家的伙食。”徐歧貞道。

    顏老說:“那你做簡單一點的,太好吃會養刁了我們的胃口。比如說吃過你做的湯包,我們現在就吃不了其他的湯包,有時候早上想吃一口,也是費勁的。”

    徐歧貞一愣,繼續哈哈笑了起來。

    孩子們被她感染,也跟著笑了。

    顏家很久都沒如此歡聲笑語過,顏老看了眼顏子清,給他遞了個滿意的眼神。

    娶徐歧貞,算是顏子清做過為數不多的好事了。

    “媽咪,我想要吃煎餃。”顏愷道。

    顏子清也立馬接口:“也給我來一份,要韭菜餡的。”

    “我還沒有嘗過。明天做吧。”顏老道。

    徐歧貞就發現,家里人都變成了饞嘴貓。

    她真怕把他們全部養胖了。

    饒是如此,她還是笑著道:“我二十分鐘就能做好,你們稍等。”

    她果然去廚房忙碌了。

    她做菜是非常嫻熟又麻溜的,果然不到二十分鐘,熱氣騰騰的煎餃就出鍋了。

    顏愷和顏棋兩個人搶的時候,電話響了。

    “你們先吃,我去接電話。”徐歧貞道。

    顏老也嘗了一個煎餃,外皮酥脆,配料鮮美,還有美味的湯汁。不同于湯包,它加了酥脆感,更加刺激味蕾。

    顏老一連吃了三個,這才控制自己放下筷子說句話。

    “很好吃。”他有點依依不舍,很久沒如此貪戀過什么了。

    顏子清和孩子們連連點頭,并沒有空理會他。

    他只得看向徐歧貞。

    卻見徐歧貞掛了電話走過來,臉色有點難看,滿眸擔憂的樣子。

    “怎么了?”顏老問。

    顏子清也抬眸,詫異看向了她:“出了什么事?”

    “是顧紹。”徐歧貞道。

    說罷,她看了眼顏老。

    顏老很慈祥點點頭。“......醫院說他的汽車出了事,人昏迷不醒,阮家的人回南京參加他們家一個伯祖母的壽誕,全走了;司家的人去了馬六甲找燕窩,也接不通,他在醫院還沒有醒,找不到家屬,只在他錢包里找到了一份電話

    號碼本子,打通了我們家的。”徐歧貞道。

    顧紹送到醫院,不成想裴誠和司瓊枝去了香港學習,也不在。

    幾乎是親戚朋友都不在新加坡了。

    醫院的人拿著他記錄電話號碼的本子一個個打,只有徐歧貞在。

    “你們去醫院看看。”顏老道。

    顧紹是顧輕舟的哥哥,也就是顏家的朋友了。顏子清站起身,沒有不悅,反而很關切握住了她的手:“沒事的,走吧,咱們去看看。”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