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8章 線索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入了夜,海風灌進了街道,酷熱消退,空氣里彌漫著淡淡香灰莉的清甜。

    顧輕舟回了家。

    她踏入家門時,司瓊枝就迎了上來,她急急忙忙問:“怎樣了大嫂,確定了裴誡嗎?”

    “還沒。”顧輕舟道,“裴誠說他看到裴誡七月五號的凌晨在新加坡,這只是他的說辭,裴誡不認。

    裴誡被分局叫過來問話,態度很囂張,別說牛局座,就連白長官,都差點被他打了。”

    “這是不是做賊心虛?”司瓊枝又問。

    顧輕舟再次搖頭。

    還什么都不知道。

    況且,這件事的走向到底是什么,為什么會牽扯到司家,讓顧輕舟略感糊涂。

    她到新加坡的時間不長,不了解生活里來來往往的人。

    就連他們的習慣,也跟從前有著天壤之別。

    “大嫂,你不需要親自負責吧?不是有警察嗎?你只需要拿到結果,給個結論讓裴家信服,就夠了,是不是?”司瓊枝又問。

    顧輕舟點頭:“大概就是了。”

    她和司瓊枝去了餐廳,又是一大家子人,格外的熱鬧。

    顧纓今天不在。

    阮家已經找到了房子。有個華人家族移民去了英國,老宅原本是舍不得賣的,可阮家出價很高,對方考慮將來再回來,重新建也花費不了這么多,欣然同意了。

    于是,阮家先從飯店搬了出去,顧纓圍在阮家大太太身邊,鞍前馬后。

    顧輕舟就問顧紹:“阿哥,你怎么不去?”

    “幫不上忙的,家里帶了傭人。我什么也做不了,跟著去礙手礙腳。再說了,我又不是纓纓,不好總圍在母親身邊。”顧紹坦然道。

    好像他不是為了多看顧輕舟和她的孩子們幾眼一樣。

    顧輕舟道:“這倒也是。”

    飯后,太多人想和顧輕舟聊天:顧紹、葉姍甚至司瓊枝。

    顧輕舟卻拒絕了所有人,只想早點睡覺。她心頭懸了一把劍,裴家的命案不結,這劍就不知什么時候斬下來。

    她需要保持自己的精力旺盛。

    翌日,她剛到護衛司署,牛局座就來了。

    他依舊是那樣清瘦,把制服穿得儀表堂堂,像昂貴的禮服一樣熨帖合身。

    “長官,我要去詢問裴誡,您可要旁聽?”牛懷古問。

    顧輕舟頷首。

    他們的審問室不大,一張桌子,左邊是疑犯,右邊是警察。

    看到顧輕舟時,裴誡略有點瑟縮。關了一晚上,他的衣裳皺巴巴像咸菜,渾身也散發著餿味,氣質全無。

    他們才坐下,警察開始詢問了。

    顧輕舟和牛懷古坐在旁邊,都是旁聽的。

    那警察說話,帶著濃重的廣州口音,哪怕是說官話,也磕磕絆絆。

    南京方言跟廣州方言不同,裴誡很氣憤的同時,根本聽不懂面前的警察問什么。雖然那警察極力咬文嚼字了。

    顧輕舟見溝通不暢,就看了眼牛懷古。

    牛懷古沒什么官腔,上前就讓小警察避開,他親自詢問。

    “七月五號凌晨一點多,你在哪里?”牛懷古問。

    裴誡道:“早說了,我是五號中午才從馬六甲回來。我們家剛到新加坡不久,又不是坐吃山空,除了醫院和橡膠園是共有的,各房頭都有自己的生意。

    我們二房和三房,有一個合伙的布料店。這次去馬六甲進貨,嶠兒說馬六甲的血燕窩好,她們在南京的時候就常吃,讓我帶一些來。

    我親自走一趟,順便進貨,一直和家里的伙計們一起。那么多的伙計,你隨便問問,不就知道了嗎?”

    牛懷古又問:“你何時去了馬六甲?”

    “三號。”

    “你知道馬六甲回新加坡,不過幾個小時。一個夜里就足夠你來回的,那你夜里可有證人?”牛懷古問。

    裴誡大怒:“老子夜里關在屋子里睡覺,還要找個表子陪睡嗎?除了我自己,還有誰?你是不是有病?拿著雞毛當令箭,你還行不行?不行就交給英國人,你充什么大頭兵?”

    他的態度非常傲慢。

    牛懷古雖然做這個分局局長好幾年了,可幾乎沒有大案。

    以前的案子,都是報案人求著他,對他客氣恭敬。

    頭一回遇到這種家屬,指著鼻子罵,牛懷古險些翻臉。

    “不好意思,裴少爺。”顧輕舟就站起身,“你再冷靜冷靜吧,回頭到了二十四個小時,會放你走的。”

    說罷,她轉身先走了。

    裴誡目瞪口呆,氣得在背后大罵:“你是不是瘋了?你關老子這么久,不去查兇手,你他娘的專門咬老子,你是個什么鬼東西?你還有腦子嗎?”

    顧輕舟不理會他,轉身出去了。

    牛懷古也跟了出來。

    他拿出煙盒,問顧輕舟:“長官,您介意我抽根煙嗎?”

    顧輕舟搖搖頭。

    牛懷古點燃了煙,嘆了口氣:“這有點棘手啊。”

    顧輕舟看著他。

    牛懷古道:“裴家是想要找到兇手,給兒媳婦和兒媳婦的婆家一個交代。可萬一這兇手真是他們自家的人,查起來就麻煩了。

    裴醫生正義,把此事告訴了我們。可裴誡不承認,我們要如何去驗證?我想,裴家那些伙計,現在都被封口了。就連裴醫生,估計也挨了家里人的罵。”

    顧輕舟點頭,認同他的說法。

    牛懷古道:“長官,我親自帶著人,再去趟裴家,核實裴誡的話。不過,您別抱太大的希望。”

    他每句話都像是安慰顧輕舟,實則是安慰自己。

    在這行時間久了,他很清楚知道暗溝在哪里。

    有些暗溝,是清理不了的,只能任由它存在。他估計自己現在再去裴家,不會有什么好臉色。

    顧輕舟回到了她的辦公室。

    她把此事的前因后果,再次分析了一遍,綜合醫警給她的結果,胡嶠兒一定是被仇殺的。

    普通打劫的人,沒那么深的憎恨。

    醫警說:兇手要比死者高約莫二十厘米,這樣刀子捅進胸腹間時,都是斜著往下。

    顧輕舟見過胡嶠兒,也見到了裴誡。

    裴誡的確是很高,符合兇手的身高。而且,濃烈的憎恨,都發生在熟人之間,兩口子反目成仇的事多不勝舉。

    不過,裴家的人都說,裴誡兩口子感情很好。

    顧輕舟考慮了半晌。

    “胡嶠兒接觸過瓊枝,她問起了司行霈的行蹤,接著她被殺,接著白長官非要讓我來做這個副護衛司,到底有什么關聯?”顧輕舟想。

    她正在入神時,秘書進來了。

    白長官給她配了個女秘書,姓林。

    林小姐很嫻熟,拿了好些文件給顧輕舟,告訴她這些都是她要暫時負責的。

    顧輕舟看了幾個文件,時間就到了,警察局放了裴誡。

    裴誡離開的時候,牛懷古還在裴家。于是裴誡對著顧輕舟發怒:“你們給我等著。”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