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23章 毫無意義的愛恨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第823章 毫無意義的愛恨

    高橋荀對顧輕舟很不滿意。

    明明是他約了顧輕舟,為何要加上康昱,還要問些無關緊要的事。

    高橋荀倒也沒把康昱當成情敵。

    在他看來,康昱年紀比他們小,而且生得不及他英俊。

    在容貌這方面,高橋荀就服蔡長亭,故而他只對蔡長亭陰陽怪氣的。

    “我們的事還沒有談好呢。”高橋荀出聲打斷他們。

    顧輕舟道:“你若無聊,就先回去吧。”

    這樣的態度,加重了高橋荀的不滿。

    “你太失禮了。”高橋荀憤憤。

    顧輕舟道:“抱歉。”

    高橋荀氣哼哼的,轉過臉去喝咖啡,不再開口了,卻也沒有起身離開。

    康昱坐在他旁邊,有點尷尬。

    顧輕舟示意康昱不用介意,然后就開始了話題。

    “我不知從何說起。”康昱道。

    顧輕舟就道:“從頭說起吧。”

    康昱沉吟了下,道:“其實,也沒什么可說的。我從小對葉嫵就另眼相看,自然當她也是一樣的。

    后來,我生日的時候,她送我禮物,我非常開心,卻看到其他朋友生日,她依舊送一樣的禮物。

    我那時候就明白,葉嫵并不會令眼看我。我年紀小,就非常尷尬,鬧了好些脾氣。

    從那時候開始,我用另一種眼光去看待葉嫵,發現她從來不在乎朋友的喜怒哀樂,她在乎的是一種繁榮的假象。

    她和暖暖是至交,結果暖暖被人欺負了,她也不會替暖暖出頭。她把所有人都視為相似的。

    不過,你運氣很好,她對你終究不同,大概是明白了友情的含義。她雖然不值得深交,卻救了我的命......”

    顧輕舟蹙眉。

    她想要說什么,旁邊的高橋荀先開口了。

    “你這個人太無理了。”高橋荀道,“怎么能說人家女孩子這么多壞話?”

    “是阿薔小姐問,我才說的。”康昱道。

    顧輕舟沉思了下,并不是特別生氣。

    葉嫵原本就是這樣的。

    顧輕舟道:“你們就是因為那次生日禮物而鬧僵的?”

    “是。”康昱道。

    “沒想過和解?”顧輕舟又問。

    康昱說:“葉嫵不在乎的,她并不介意誰恨她、誰愛她。外人的愛恨,對她是毫無意義的。”

    高橋荀在旁邊聽了片刻,道:“你這個人,好小肚雞腸。”

    康昱瞥了他一眼,沒言語。

    顧輕舟對高橋荀道:“高橋先生,請你不要插嘴。”

    高橋荀氣結。

    氣氛有點沉默。

    有人敲了下窗戶。

    顧輕舟回眸,就看到了葉嫵和幾個女學生一起,正在逛街。

    葉嫵瞧見了顧輕舟,很是開心。

    她隔著玻璃問:“老師,我能進來嗎?”

    顧輕舟就沖她招招手。

    葉嫵帶著同伴們,一起進了咖啡廳。

    進來之后,她才看到旁邊坐著康昱。

    康昱沖她點點頭,面無表情,關系似乎比從前更冷了。

    葉嫵微訝:“沒想到......”

    她出門之前去約顧輕舟,才知道顧輕舟跟高橋荀出來喝茶了。

    葉嫵就約了其他同伴。

    沒想到,顧輕舟不止約了高橋荀,還約了康昱。

    早知這樣,她就不進來了。

    “請坐。”康昱對她道。

    葉嫵坐下,問:“你們有事情談?”

    “沒有,我們是剛巧碰到了。”顧輕舟笑了笑,“我們還說起你呢。”

    “說我什么?”葉嫵問。

    顧輕舟就簡單概述了下。

    葉嫵頓時沉默,不愿意接這個話題。她沉默片刻之后,問康昱:“留學的事,辦妥了嗎?”

    “差不多了。”康昱道。

    葉嫵頷首,似乎頗為欣慰。

    侍者端了咖啡上來。

    葉嫵的同伴們,坐了另一張桌子,也點了吃的喝的,整個咖啡廳更加熱鬧喧囂。

    顧輕舟問她:“等會兒一起去吃飯,還是跟你的同學一起?”

    “我跟你們吧。”葉嫵道。

    她喜歡黏著顧輕舟。

    顧輕舟就答應了。

    幾個人挪步去了餐廳。

    簡單吃了午飯,他們又去跳舞廳。

    這會兒的跳舞廳,已經有歌星登臺,演唱各種新派的歌曲。

    也有白俄女郎教人跳舞。

    顧輕舟怕熱,不太想跳,高橋荀就邀請葉嫵:“葉小姐,我能請您跳舞嗎?”

    康昱站起來,說:“我已經邀請了葉小姐。葉小姐,請。”

    葉嫵跟高橋荀不熟,故而寧愿和康昱,沖高橋荀抱歉一笑。

    他們倆滑入舞池,高橋荀百無聊賴,重新回到了顧輕舟身邊。

    他再次邀請顧輕舟,跟他去北平玩,顧輕舟仍是拒絕。

    他們說了一會兒話,一位時髦的女郎朝顧輕舟走了過來。

    這位女郎穿著淺紫色無袖長裙,裙擺曳地,逶迤而行中,展現著她的聘婷倩影。

    “平野小姐?”她笑著和顧輕舟打招呼。

    是金千鴻。

    再遇金千鴻,顧輕舟抬眸看著她明媚妖嬈的臉,露出了微笑,似乎毫無罅隙:“金小姐。”

    “好久不見了,上次令堂去我們家做客,也不見你,我還專門問起了你呢。”金千鴻皓腕微抬,撩撥了下額前碎發,

    “多謝掛念。”顧輕舟道。

    金千鴻坐下,越過顧輕舟的肩頭,看到了舞池里跳舞的葉嫵。

    她又想起了上次的慘敗。

    她的笑容,越發明亮了,甚至有了幾分難以捉摸的韻味。

    “我也有同伴,回頭再找您,如何?”金千鴻道。

    顧輕舟說:“您先忙。”

    金千鴻回到了自己那桌。

    她的三哥問她:“打過招呼了嗎?”

    “嗯,打過了。她是平野夫人的女兒,總要給她幾分面子的。”金千鴻端起酒,輕輕抿了一口。

    這一口,似乎不足以澆滅她心中的怒焰,她又喝了一口。

    緊接著,她把一杯酒就灌了下去。

    “這是誰惹了阿鴻生氣?”同桌的另一個男士問道。

    他們是三個人,金千鴻和他哥哥宴請一位遠道而來的朋友。

    看到這位朋友,金千鴻唇角微微勾起,露出一個媚態的弧度。

    她道:“還有誰,左不過是權勢地位壓得過我們的人。”

    “別這么說。”她哥哥道,聲音里含笑,無盡的寵溺。

    “三哥,今天咱們就這樣回去么?”金千鴻問道。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