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4章 漂亮的男人

作者:明藥 返回目錄 章節錯誤?點此舉報

推薦閱讀:余生有你,甜又暖少帥你老婆又跑了蜜愛100分:不良鮮妻有點甜最強狂兵侯府商女妻在上征服游戲:野性小妻難馴服一號紅人

戀上你看書網 www.kvknugj.cn ,最快更新少帥你老婆又跑了最新章節!

    眾人看著謝舜民。

    謝舜民啼笑皆非。

    看到嬌妻的笑臉一下子就沉了,他解釋道:“我們書局呢,打算請一位歌星做銷售廣告,有人向我引見了歌星蝶飛,我看她還不錯啊,很中意她。”

    顏洛水這才笑起來。

    顏一源道:“姐夫,你話說一半留一半的,嚇死人!”

    “你嚇什么,又不是跟你搶歌星。”顏洛水道。

    顏一源沒想到他姐姐這么護短,鬧了個里外不是人。

    霍攏靜在旁邊笑。

    顧輕舟亦忍俊不禁。

    氣氛好了起來,顧輕舟讓傭人準備了宵夜。

    他們吃了宵夜,已經是凌晨三點了,就全部住在顧輕舟這里。

    “明天不用早起,睡到下午,起來之后吃了東西就去舞廳玩。”顧輕舟道,“我瞧著不少通宵打牌的貴太太們,都是這樣。”

    眾人生活頗有規律,難得放縱一次,紛紛表示此計甚好。

    顧輕舟準備了客房。

    顏一源問:“阿靜住哪一間?我要住阿靜隔壁。”

    霍攏靜卻不想單獨住,她今天的情緒實在太糟糕了。

    顧輕舟看在眼里,笑道:“阿靜跟我睡。”

    顏一源一聽這話,就非要鬧著一起:“我在輕舟房間里打地鋪!”

    “像什么樣子?”顏洛水忍無可忍,出聲斥責。

    顧輕舟卻道:“我不介意啊。我的房間,傭人從來不上去的,副官嘴巴牢靠,不會有什么閑言碎語的。”

    顏一源找到了靠山,立馬道:“是啊,輕舟都不介意,你計較什么?”

    顏洛水氣得要打人。

    顧輕舟就叫副官準備了地鋪。

    她和霍攏靜睡在床上,顏一源打地鋪,睡在霍攏靜那一邊的地上。

    顧輕舟的床很軟,被褥涼絲絲的,很舒服。霍攏靜的心,前所未有的放松,她很喜歡這樣的氣氛,唇角微翹,有了個淡淡弧度。

    晚夕,霍攏靜一直沒睡。

    她聽著左邊是顧輕舟的呼吸,右邊地下是顏一源的呼吸,陽臺上還有兩匹狼,她的心中,慢慢沁入了溫暖。

    七夕當天,顧輕舟早上八點還是醒了。

    她下樓,吩咐傭人準備好了飯菜,又令人備好了汽車。

    顏洛水他們,中午就醒了過來。

    “下午打麻將,好不好?”顧輕舟道,“我實在不想打網球了,累得一身汗。”

    他們的娛樂活動不多。

    “好吧。”顏洛水道。

    謝舜民則去了趟自己公司。

    黃昏的時候,謝舜民從公司回來了,顧輕舟跟著他們去了百樂門舞廳。

    “.......其實呢,舞廳最昂貴的座位票,不是咱們二樓這些雅間,而是一樓前排的座位。”顏一源很嫻熟跟他們介紹。

    一樓前排的座位,可以近距離靠近歌星,而且歌星唱完之后要敬酒,那才是非富即貴的地位。

    普通人,哪怕再有錢,也享受不了那等座位。

    顏一源倒是可以,只是他去了之后,經理只怕會找他幫忙。

    玩歸玩,顏一源非常有分寸,不給他父親添麻煩,故而他每次都拒絕。

    “今天的前排座位,早在兩個月前就訂完了。”顏一源又道。

    顧輕舟看了幾眼,有了點興趣。

    岳城除了軍政府,幾乎沒什么大的勢力。

    旁人眼里有錢有勢的,全是軍政府下屬高官人家。

    在這個扛槍就是強權的時代里,自古文官高于武官的定律被扭轉,市政廳的人,全部沒了文官的傲氣,依附于軍政府。

    “最有面子的是誰?”顧輕舟問顏一源。

    “司宇。”顏一源笑道,“他很喜歡這些熱鬧,更是百樂門的常客。”

    司宇是二房的堂弟,只比司慕小一歲。

    顧輕舟失笑。

    司宇和司駿是親兄弟,性格卻是南轅北轍。一個酷愛玩樂,一個努力上進,完全不像一個娘生的。

    “輕舟,你可別擺軍政府少夫人的架子嚇唬司宇。”顏一源道,“出來玩嘛,不能掃興。”

    “我擺架子干嘛?”顧輕舟笑。

    別說只是堂弟了,就是司慕親自出來趕這樣的熱鬧,顧輕舟都不會翻臉。

    娛樂和正事,顧輕舟分得很清楚,她不是那種不知所謂的人。

    他們說著話,時間慢慢就到了晚上八點。

    一直到了八點,整個二樓雅間和一樓大廳全部坐滿了,第一排最重要的貴賓席,才陸陸續續有人坐進來。

    顧輕舟看到了幾個洋人,同時也看到了幾名認識的權貴。

    最后,她才看到眾星捧月出場的司宇,跟在他身邊的,還有一位年輕貴公子。

    “司宇在外頭還滿氣派的。”顧輕舟想。

    同時,她的視線落在司宇身邊的那位貴公子身上。

    那位貴公子非常漂亮,只比傾國傾城的蔡長亭略遜二成,也是難得一見的。

    “會不會是.......”顧輕舟猜測他的身份。

    雖然她沒見過,可從對方的容貌上,能推斷出他的身份。

    “看到沒,司宇總是最氣派的。”顏一源道,“要是我敢這樣,我阿爸非要打斷我的腿。”

    顧輕舟笑,問他:“你想這樣嗎?”

    顏一源搖搖頭:“我對歌舞沒什么興趣,假如是跑馬場的貴賓席,我就一定要弄到。”

    霍攏靜在旁邊笑。

    顏一源空擔了紈绔子的虛名,在女色這方面經驗不多,而且興趣不高。他就是喜歡追求女孩子,目的是請她做自己的女朋友,而不是為了睡她。

    至于女朋友能做什么,大概就是充面子吧。

    顧輕舟指了指司宇旁邊的那位漂亮男士,問顏一源:“他是不是魏市長的兒子?”

    顏一源頷首:“他叫魏清寒,是魏市長的小兒子。”

    顧輕舟認得出這個人,是因為他和魏清嘉長得很像,顧輕舟斷定他是魏清嘉的胞弟了。

    “.......蠻像魏清嘉的。”顏洛水也道,“可見不是什么好人。”

    顏洛水對魏清嘉的敵意很深。

    顧輕舟笑了笑:“生得真漂亮。”

    說起男孩子漂亮,顏洛水等人都覺得,沒人比曾經的蔡龍頭蔡長亭更漂亮了。倒是這位魏清寒少爺,可以跟蔡長亭相媲一二了。

    “漂亮有什么用?像他姐姐,心腸全是黑的。”顏洛水道。

    顏洛水特別討厭魏清嘉。

    哪怕是到了今天,還是會有人把顧輕舟和魏清嘉放在一起比較。

    一比較,就會覺得顧輕舟不如魏清嘉分毫,司慕太虧了,他跟魏清嘉才是金玉良緣!

    可顏洛水很清楚,顧輕舟多次力挽狂瀾救司慕。

    漂亮有什么用?

    顧輕舟雖沒有魏清嘉那等姿色和才華,可她更有智慧啊。

    憑什么不如魏清嘉?

    顏洛水為顧輕舟感到不平。

    “臉是挺像他姐姐的,心腸就未知了。”顧輕舟笑道。

    眾人都被逗樂。

    他們這邊正說著,司宇的隨從說了句什么,司宇詫異往二樓看過來。

    他瞧見了顏一源。

    司宇起身,跟身邊人低語幾句,就往顧輕舟他們這邊來了。

    顏一源道:“哎呀,誰這么多嘴?”

    正說著,司宇進來了。

    略帶尷尬,司宇笑著對顧輕舟道:“二嫂,你也來捧場啊?”

    顧輕舟一派柔婉,笑容恬靜道:“是啊。”

    又對司宇道,“我們隨便看看,你快下去吧,要開始了。”

    司宇忙道:“哪敢啊?二嫂來了,我怎么好意思下去?”

    說著,他就看了眼,這雅間還有席位。

    顧輕舟道:“不必客套,大家都要消遣的,你既然訂了貴賓席,缺席也是對歌星們的輕待,快去吧。”

    司宇這才下去了。

    顏一源就覺得,顧輕舟真是越發有了上位者的威嚴。哪怕是柔聲細語的說話,亦透出不容置喙,叫人臣服。

    絲毫不像那個溫柔可愛的小輕舟了。

    司宇下去之后,他身邊坐著的魏清寒,卻也往雅間這邊看了眼。

    顧輕舟正巧坐到了窗邊。

    魏清寒不知是否看到了她,彎起眼睛微笑,笑容酷似魏清嘉。

    魏家那么多孩子,好似就這位小少爺和魏清嘉最像了。

    “那孩子真不招人喜歡。”顏洛水也看到了,微微蹙眉。

    顧輕舟笑道:“沒必要和一個孩子較勁。”

    顏洛水想起顧輕舟說過,魏清嘉說是去了南洋,其實已經死了,心中更加不忿。

    死去的仇人才是最堵心的,因為你再也沒有機會和她一較高下,再也沒機會贏過她,她永遠留著最高的華采在世人心里,你無法越過。

    顧輕舟不愛司慕,她不在乎,顏洛水卻常替顧輕舟不值。

    一直含笑沉默的謝舜民,這時候亦開口了:“我也覺得沒必要計較,輕舟喜歡的人,和喜歡輕舟的人,都知道輕舟的好。”

    顏洛水這才靜下心來。

    舞臺上,帷幕緩緩拉開,鮮花鋪就的舞臺,燈光絢麗。

    第一位出場的歌女,就是百樂門的當家臺柱,叫微月。

    微月一出場,眾人都沒什么反應,謝舜民卻吃驚站了起來。

    顧輕舟先看到了,詫異看了眼謝舜民。

    顏洛水旋即也瞧見了。

    “怎么了?”顏洛水問,眼底卻閃過幾分不易察覺的擔憂,甚至暗淡。

    怎么回事?

    謝舜民不留戀風月場所,而且為人老成穩重,他這樣失態,是認識那位微月吧?

    顏洛水的心,一下子就沉入深淵,手有點發寒。

    顧輕舟也看著謝舜民。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列表

新时时二星组选